济南市
[登录] [注册]
  • 法律知识
  • 律师入驻
  • 律师入驻
    手机扫一扫,浏览更便捷

    或在手机浏览器中输入
    www.fadoudou.com

  • 微信扫一扫,随时问律师
    微信扫一扫,随时问律师 微信扫一扫,随时问律师

    关注微信公众号
    随时问律师

  • 微信扫一扫,发现身边律师
    微信扫一扫,发现身边律师 微信小程序找附近律师

    或搜索微信小程序
    找附近律师

【专业深度】浅论刑事辩护全覆盖

【专业深度】浅论刑事辩护全覆盖 16171次浏览
【专业深度】浅论刑事辩护全覆盖 2020-05-16 01:18:33
来源:谢俊律师

  摘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并将推进法治中国建设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司法体制改革即是党对作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的具体体现。而关于辩护制度改革的《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的颁布实行就是我国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一个缩影。

  关键词:有效辩护 法律援助 全覆盖

  

 

  一、我国刑事辩护全覆盖的内涵

  2017 年10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宣示我国在国家层面正式提出了“律师辩护全覆盖”的主张并付诸实施。根据文件内容,我国目前的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主要是刑事案件审判阶段的律师辩护全覆盖,具体而言包括以下内容:一是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外,有权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二是被告人具有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七条规定应当通知辩护情形,包括未成年人,盲、聋、哑人,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三是除上述规定外,其他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审案件、二审案件、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这就将通知辩护范围扩大到法院阶段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所有一审案件、二审案件和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将使律师刑事辩护率得以大幅度提升。四是适用简易程序、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被告人没有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派驻的值班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五是在法律援助机构指派的律师或者被告人委托的律师为被告人提供辩护前,被告人及其近亲属可以提出法律帮助请求,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派驻的值班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

  二、我国提出刑事辩护全覆盖主张的背景

  (一)“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等司法制度改革的需要

  2016 年 10 月 11 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并实施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对在刑事诉讼中提高辩护率,完善律师辩护权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辩护制度是刑事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而刑事辩护全覆盖的提出无疑是提高刑事案件律师辩护率重要途径,是检验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成效的一项重要指标。只有大幅度提高律师刑事辩护率,推动更多的律师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辩护,才能促进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建立,更加有效地防范冤假错案。

  (二)长期以来我国刑事辩护率低

  据统计,我国目前已有律师事务所 2.5万家,律师数量超过30万人,但主要从事刑事辩护业务的律师仅 5.2 万多人,摊到全国律师人头上人均办理刑事案件不足 3 件,全国刑事案件律师的辩护率平均不足 30%,也就是说还有 70%左右的刑事案件是没有律师参与辩护的,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1、社会公众对刑事辩护缺乏信仰

  法学家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中的一句名言: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也许是受我国历史、观念、纠问制诉讼模式、法律法规不够健全以及人情社会等等因素的影响,社会公众的法律意识、维权意识比较淡薄,对于刑事辩护更是缺乏信仰。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认为违法犯罪了,自我背负了沉重的罪恶感,也不愿意再为自己犯罪事实作过多辩解,对于侦查、公诉机关指控的直接影响自己罪重罪轻的犯罪细节是否与客观事实相符听之任之,对于程序是否正当合法也漠不关心;还有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追究刑事犯罪后往往第一时间不会想到请律师辩护,往往热衷于四处找关系,期望通过非正当合法手段影响案件审理结果,殊不知,在依法全面治国的时代大背景下,随着诸如法官终身负责制等各项案件审理监督机制的日渐完善,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早已没有了生存的土壤;还有就是,很多人对刑事辩护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一些错误认识在民众中仍然存在,对刑事辩护律师存在误解,如:刑事辩护就是帮坏人说好话、刑事辩护就是配合国家演戏等。毫不讳言的说一些公检法机关中仍存在对刑事辩护的偏见,如:刑事辩护会给侦查、起诉、审判活动造成障碍,不利于打击犯罪等。以上,归根结底就是人们在刑事辩护上的思想没有一个统一的、正面的认识,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律师刑事辩护业务的开展。

  2、刑事辩护律师业务要求高,风险大

  我们知道,一般一个刑事案件均需要先后经过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等部门的侦查、审查等工作后,在公诉机关认为犯罪事实清楚、指控罪名成立的前提下,才会被公诉到人民法院。而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阅卷、会见、证据搜集等等繁琐而又不容马虎的工作,在公诉机关严密的证据链网中找出破绽,举示一切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证据。这就对辩护律师的综合业务素质有很高的要求,必须具备缜密的思辩能力和快速的应变能力,在庭上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强而有效的辩护。

  在对刑事辩护律师高要求的同时,刑事辩护律师承担的执业风险也不容忽视。譬如,我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就专门针对律师设定了“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不可否认该条款确实在规范律师执业方面的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加大了律师刑辩的职业风险,据有关统计:律师被指控涉嫌“伪造证据罪”“妨害作证罪”的案件占全国律师协会全部维权案件数量的大部分。这也导致有的律师为了规避风险,怠于调查取证,辩护效果也大打折扣。又如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律师享有阅卷、会见、调查取证等的权利,但律师要想真正行使这些权利时,却总是受到诸多的限制,且也无任何救济程序。

  3、刑事辩护业务的工作量与收益不成正比

  刑事案件本身可能会经过多部门的反复侦查审核,导致卷宗内容纷繁复杂,需要耗费律师大量时间予以一一审阅甄别,同时辩护律师还需要频繁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了解案件情况,调查取证,相对于一般的民商事法律业务投入的成本更高。加之大多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不富裕,导致在同等工作量下,律师开展刑事辩护业务的收入平均低于民商事业务。

  三、对我国刑事辩护全覆盖制度存在的问题及完善建议

  (一)在刑事法律援助律师库的基础上建立并完善相应的准入和退出机制

  一方面应动员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加入援助律师辩护团队,以起到带头示范作用,加强刑事法律援助骨干律师办案力量,保障辩护质量;另一方面也应当积极吸收优秀年轻律师的加入,做好梯队建设工作,培养刑事辩护援助事业的接班人,保障刑事辩护援助事业后继有人,经久不衰。这就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辩护监督机制,对于因年龄、身体等各方面原因或工作敷衍了事的不称职的律师出的去,对于热爱刑事辩护,愿意为刑事辩护援助事业奉献的律师进的来,留得住。

  (二)建立经费保障及相应奖惩制度,调动律师积极性

  就我国现行刑事法律援助制度在实践中弥漫一种诸如法律援助案件“经济收益甚微”、办好办坏一个样、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就是走程序等等不好的氛围。因此,针对我国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亟需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经费保障及相应奖惩制度。对于律师在辩护中没有尽职尽责,严重损害被追诉人权利构成无效辩护的应当根据具体情形作出相应的处罚。对于律师在辩护工作中多作为,好作为,如公安侦查阶段,不批准逮捕的,审查起诉阶段不起诉的,法院开庭审理阶段达到宣告无罪、免除、缓刑或者真正的为被援助人减轻或者从轻了处罚的效果,给予奖励,颁发殊荣等等,真正调动律师能动性,以负责任的态度,饱满的激情投入到刑事法律援助事业中去。

  (三)建议大力推进、实施简易刑事案件速裁制度,节约司法资源

  在司法实践中,大量刑事案件存在被告人认罪、案情简单、社会危害后果不严重等特征。因此,对这些数量庞大的简易刑事案件,可以尝试建立速裁机制,提高审判效率,避免在刑事辩护全覆盖过程中造成的司法资源浪费。

  我国有部分地区的基层人民法院和检察院在尝试开展网上开展庭审活动,对于被告人认罪、案情简单的案件,这无疑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一旦成熟和全面推广,将对改善、提高审判工作效率产生突破性效果,也对充分发挥刑事辩护全覆盖制度大有裨益。

  (四)建立互联网+的刑事辩护援助案件管理机制,做到精确跟踪管理

  借助互联网科技,研发相关应用软件,实现律师办案过程可视化呈现。做到立案时,统一审查受理、统一立案编号、统一安排指派、统一跟踪监督。办案过程中,可随时抽查考核办案律师是否进行阅卷、会见和撰写辩护词等工作情况。结案后,应统一案卷归档、统一补贴发放,对申请的刑事案件开展案件回访,定期召集经验丰富的律师,对已经办结的案件进行评估,加强刑事案件质量监管。

  (五)加强刑事辩护全覆盖的立法工作

  就目前而言,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只是一个红头发件,不是法律。如果要问“全覆盖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只能说还没有。因为,不论是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还是地方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地方性律援助条例,都未规定所谓的“全覆盖”,而只对未成年人,盲、聋、哑人,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人,规定应该通知提供辩护。

  全面依法治国作为“四个全面战略”之一,是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是我国根本的治国方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要适应时代变化,既改革不适应实践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又不断构建新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学、更加完善,实现党、国家、社会各项事务治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因此,我们现在进行的包括刑事辩护全覆盖的司法制度改革必须在法律的轨道上去完成,在改革实践中探索积累的成功经验和有效做法要及时用立法形式固定下来,巩固和扩大改革成果。



  来源:网络

  声明本平台所推送内容除署名外均来自于网络,仅供学术探讨和信息共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专业深度】浅论刑事辩护全覆盖
版权申明:法智对文章内容享有独家版权,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转载。
精选评论
发表

合作伙伴

谢俊律师 谢俊律师
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


专长:
经济犯罪、职务犯罪、知识产权犯罪、毒品犯罪等
简介:
谢俊律师毕业于警察学院,曾在广东公安系统内任内勤、治安、刑侦等职位七年,于2007年辞职专职从事律师刑事辩护业务。 谢俊律师现任广东省律师协会经济犯罪辩护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委员。曾荣获广州市律师协会2017年度刑事辩护业务成果奖、广东省律师协会2017年度刑事辩护十大典型成功案例、2018年度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优秀委员称号等荣誉,多件辩护成功的刑事案例被律师文集收录。 谢俊律师执业以来,办理过上百件刑事案件,其中天河区公安分局侦办的伍某涉嫌非法经营罪、越秀区检察院侦办的郑某国有企业人员失职罪、佛山市中级法院审理的某单位涉嫌单位受贿罪等案件均获得无罪的良好效果;海珠区公安分局侦办的范某涉嫌职务侵占罪、深圳市某区公安分局侦办的张某涉嫌合同诈骗罪、白云区公安分局侦办的朱某涉嫌诈骗罪等案件均获得取保候审后不再追究刑事责任的良好效果;荔湾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李某涉嫌职务侵占罪、天河区人民法院审理的黄某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韶关市某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卢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等案件均获得宣判缓刑的良好效果……
立即咨询
精选法律解答 更多>
联系电话:
4006-787-618
关注微信公众号法智法律咨询

微信扫一扫

或关注微信公众号法智法律咨询

搜索微信小程序找附近律师

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小程序找附近律师

济南法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网络备案:鲁ICP备16011937号-4 Copyright 2010-2020 fadoud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